美医生称自己1月患“流感”现在测出新冠病毒抗体


杨占秋认为,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,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,而不能肉眼判断。不过,对于留言者“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”的说法,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,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“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”,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,“就好像一条长矛,只配特定的一面盾。”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,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.8%,特异性达到98.7%。

不少分析人士认为,在沸沸扬扬的舰长被撤职事件背后,美军方实际有三重意图。

不过,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:“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”,Peter Antevy表示,也有这种可能性。杨占秋认为,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,但值得注意的是,“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‘比流感更糟’。”

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称,克罗泽尔在信件中写道,“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,我们将无法妥善照顾我们最值得信赖的资产——舰员。”CNN援引一位美国国防官员上周五(3月27日)透露的消息称,“罗斯福”号上已有137名舰员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,“占美国军方确诊人数的10%以上”。但讽刺的是,美国军方却将解职决定归咎于克罗泽尔“糟糕的判断力”。

图:Peter Antevy表示自己在1月份第一个星期出现疑似症状,一些网友也表示自己曾经在那时出现过相似症状。

此外,东京都4月4日新确诊118例,单日新增首次超过100人,其中81人无法确认感染路径,累计确诊891例,是日本确诊人数最多的地区。因为发出了一封呼吁拯救舰上官兵的求援信,美国核动力航母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的舰长布雷特·克罗泽尔,在当地时间3日被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利·莫德利解职。

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七版)》中提到,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M抗体多在发病3-5天后开始出现阳性,IgG抗体滴度恢复期较急性期有4倍及以上增高。杨占秋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解释,IgG抗体呈阳性说明至少在一个月以前就被感染过。

4日,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世界卫生组织应当牵头,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,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。

24小时内,Peter Antevy的这条推特收获3600多条转发,在回复留言时,他表示,自己出现上述症状是在一月份的第一个星期,他还透露患病时人在美国。

其次,面对航母上发生的大规模感染事件,美海军需要找只“替罪羊”。在与媒体代表见面时,莫德利称,克罗泽尔的举动显示,后者“在不必要地惊动舰员和海军陆战队员们家人(的同时),却没有计划解决这些问题”。显而易见,美海军将“未能解决问题”的标签牢牢地贴在了克罗泽尔身上,企图推脱塞责。